閱讀文章

bbin电子糖果派对:亞洲周刊:日本漢字鏡子映照兩岸繁簡之爭

[日期:2009-06-24] 來源:  作者: [字體: ]

澳门bbin电子游戏 www.aqkkw.icu   中新網6月23日電 香港《亞洲周刊》2009年第25期發文說,日本漢字鏡子映照臺海兩岸繁簡之爭。日本推廣簡化漢字,也包容繁體漢字,文字改革成績斐然,“漢字熱”近年更大為升溫,成功經驗已成為兩岸文字改革的參照系。

  文章摘錄如下:

  全球化一日千里,計算機日新月異,也煥發了五千年歷史漢字的最新生命力。最近,馬英九提出對漢字要“識正書簡”,引發風波;北京年初推出大型系列電視片《漢字五千年》受到歡迎的同時,民間與學界也就恢復繁體字的呼吁而引發激烈的繁簡之爭。所有這一切,都顯示漢字正面臨重大改革的“拐點”。

  而值得兩岸和全球華人注意的是,日本文字改革成績斐然,近年“漢字熱”拜科技進步所賜而大為升溫,計算機﹑手機等成為普及漢字最有力的推手。這與日本一貫積極提倡鼓勵使用“常用漢字”的文化基礎有關,即使用簡化漢字的同時,也包容繁體漢字。日本文字改革成功是一面鏡子,映照了中國漢字改革路上的繁簡之爭。

  六月二日,日本政府把新增加的一百九十一個常用漢字的“新常用漢字表”交給公眾討論,在廣泛征求意見的基礎上修改完善,擇日推廣施行,以順應日本社會更多漢字被經常使用的時代潮流。

  日本漢字在新世紀展示了令人驚羨的生命力。連年來,超過兩百五十萬日本民眾踴躍參加漢字能力檢定考試,熱情之高、報名人數之眾史無前例,甚至超過了英語托??際勻聳??!昂鶴旨於ā幣慘饌獗涑閃艘豢彌鵡曜倫車摹耙∏鰲?。

  目前,日本有四百九十二所大學或短期大學的一千多個院系以及三百九十九所高中在入學考試中為“漢檢”合格者加分。國家公務員招聘和眾多大企業挑選人才也把掌握漢字能力的強弱列入錄取的參考分。

  在擁有八千多萬部手機的日本現代社會中,有超過半數以上的青年人喜愛用手機漢字發送短信或查詢漢字寫法。而一般的日本計算機字庫均搭載六千以上漢字,更有助于日語漢字被廣泛使用。

  更有甚者,東京大學知名計算機教授村健以及該大學的東洋文化研究所還共同研發了世界上漢字容量最大之一的軟件,收納漢字十二萬。該軟件除了容納日本及中國漢字詞典中的八萬多漢字外,還成功輸入了明朝﹑宋朝的古漢字三萬五千個,以方便越來越盛行自行印刷賀年卡的日本國民印制擁有復古味道的漢字賀年卡。

  日本一本題為《看似會讀實則不會讀的易錯漢字》的自修補課書籍目前銷量已突破一百萬冊并連續登上暢銷書排行榜首。出版商更于五月下旬編印發行續篇,為提升民眾掌握漢字的熱情鼓勁加油。另外,以《全新徹底漢字頭腦》為題的常用漢字詞典及四字熟語(成語)詞典去年至今的累計銷量也已超過了三十多萬冊,而以娛樂形式開發的多種漢字猜謎游戲光盤更是深受日本廣大青少年的喜愛,熱銷不衰。

  日本把每年十二月十五日定為“漢字日”,京都清水寺住持都會當眾書寫由民眾投票選出的社會世相的年度漢字。去年的“變”字,把寓意時事特征、世態萬象濃縮到一個表意豐富的漢字上,以收觸目驚心的視覺效果和發人深省的心靈觸動。

  當然,此舉也令民眾從學習理解漢字言簡意賅的熱情上升到普世的社會價值、社會關懷。這一年一度“世相漢字”評選活動已被“引進”到臺灣和大陸,令漢字再現無窮的魅力。

  其實,日本漢字本身就是一個感人故事。漢字自唐朝傳入日本后,曾被奉為“正政之始”、“經藝之本”并一直以漢書作為官方語言。即使作為日本文體的“平假名”,也是由漢字草書衍變而成。但明治維新之后,在“脫亞入歐”的思潮下,漢字“繁雜不便”﹑“落后廢止”之論潮起潮落,幾度瀕臨被扼殺的境地。

  日本文字改革運動始自明治時代。它以前島密提出“漢字廢止之議”為發端,提倡模仿西洋各國采用表音文字,制定新文法,但未獲政府采納。一九二三年日本公布了一千九百六十二字的“常用漢字表”和 一百五十四字的“簡體字表”,試圖通過限制并在以后逐步減少以達到用假名替代漢字的目的。

  一九四六年日本政府頒布《常用漢字表》和《現代假名用法》,試圖限制漢字的使用。但漢字已深植于日本文化之中,終使“廢除漢字論”偃旗息鼓。進入上世紀九十年代,隨著計算機科技的發展使漢字獲得了新的生命力。

  日本由于率先解決了方塊字編碼基準﹑輸入難題與開發應用,促使了漢字編碼標準字數的不斷增加,也反證了漢字其實是世界上最為實用、最有效力和方便的一種文字。

  一九九六年,日本頒布了除《常用漢字表》之外的《表外漢字字體表》的試行方案,并聲明“這是法令、公用文書、報紙、雜志、廣播電視等一般社會生活中,使用表外漢字的依據”。

  該表收納了明治以來傳統的印刷字體共三萬四千一百三十八字,事實上意味著除常用漢字外,日本已為使用全部漢字開放“綠燈”。

  日本漢字的改革之路,并非一帆風順。遙想當年,日本漢字曾受到各種限制,更遭到廢除威脅。漢字受到的批評主要是筆畫繁多、難認難寫,不利于普及教育和使用不方便。

  但是,計算機技術快速發展,日本先后解決了一系列漢字形成、輸入、儲存、顯示打印等技術問題,使漢字應用不但不成問題,而且更顯示較日本假名更快速﹑便捷﹑高效的優越性。

  從計算機到手機常用漢字軟件的完善與操作之便利大幅提升了日本民眾使用漢字的熱情。據日本內閣府調查顯示,目前幾乎無人不利用計算機或手機中儲存的漢字進行寫作及信息交流,漢字的使用率和認知度不斷上升。

  首相麻生太郎在公開場合頻頻讀錯寫錯漢字也刺激民眾反思,唯恐自己讀錯漢字被人取笑而暗暗“補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麻生在一次講話中把“中日兩國首腦往來頻繁”讀成了“中日兩國首腦往來‘繁雜’”,鬧出大笑話。

  在一次有關日本戰爭責任的國會答辯中,麻生又把政府“踏襲村山談話”中的“踏襲(沿襲、繼承)”讀成了“腐臭”,被媒體嘲笑為“首相似乎在說政府的政策發臭”。

  今年二月,在一次電視直播國會討論中,在野民主黨首席副代表石井一突然舉起了一張寫有十幾個漢字的紙板向首相麻生發問:“你會讀嗎?”

  麻生當場拒絕了在野黨發起的這次漢字“突擊”,但石井仍不依不饒表示說:“現在不會讀漢字的人會被大家所嘲笑,所以國民紛紛去買漢字學習教材?;蛐砟閿Ω夢岣噠廡┑南慷景??!?/P>

  漢字能力檢定成績日益被社會廣泛認可,不但激發起更多階層人士學習漢語的興趣,而且也成為民眾提高掌握漢字的“催化劑”。

  中日文字改革歷程

  文字學者回顧中日兩國漢字改革歷程時,都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梢運?,中日文字改革有一部“愛恨交纏”的百年史,但卻因各自文化背景差異而走得迥然相異。

  漢字改革運動潮起潮落,中國最終為漢語拼音和簡化字推廣作了鋪墊,日本則為其出臺簡化字和限制漢字范圍起到了推動作用。

  一九四六年美國占領軍主導日本時,漢字進一步受到了限制,規定除了一千八百五十字的“常用漢字”外,其它只能用假名表記或同音同義字代替。隨著大量美軍撤離日本,漢字使用限制開始慢慢放松,至上世紀六十年代初日本終于終止了漢字拉丁化改革。

  一九八一年,日本內閣公布非強制性的“常用漢字”,進一步對漢字簡化和限制漢字政策做出調整。一九九三年事實上對漢字使用全面解禁。政府提倡使用“常用漢字”,也容許使用其它繁體字。隨著時代之發展,漢字使用越來越多,乃至出現了近期的“漢字熱”,既突顯了東西方文明在近代日本交集的印記,也顯示漢字在日本有著堅韌的延續性。

  日本知識界有一批人長年不放棄廢除漢字的主張和努力,形成了旨在取代漢字的日語假名化、拉丁化轉而英語化、法語化等五花八門的文字改革風潮,但最后仍只能在限制漢字論上找到落腳之處。

  而中國的語文改革百年中經歷了三次大論爭。第一次關于漢字的論爭,在“五四”前后、白話文與文言文之爭的背景下展開。這場爭論以白話文的勝利而告終,隨之而來的是推行國語,創制和完善漢字的表音系統,其中在人文學科和社會生活中的大量近代漢語都源自于日本漢字。如法律、社會、哲學、文化、政治等等。

  第二次論爭發生在三十年代,是在大眾語論爭和拉丁化新文字運動的背景下進行的。這場論爭導致了最初在國民黨統治區、其后在共產黨統治區進行大規模的群眾性漢語拉丁化實驗。新中國成立后的五十年代,在全面開展文字改革的背景下發生了第三次論爭。

  在毛澤東“文字必須改革,要走世界文字共同的拼音方向”的指示下,圍繞漢語拼音是采用拉丁字母或音節文字,或是俄文字母、全盤“斯拉夫化”以及主張民族形式的拼音文字等主張上存在爭議。結果毛澤東一錘定音,“漢語拼音方案采用拉丁字母”。

  另外一個大爭議是毛澤東有意廢除漢字﹑走世界文字共同拼音之路,而周恩來認為對漢字的前途不急于下結論,這就形成了新中國文字改革“兩步走”的構想:第一步完成當時文字改革的簡化漢字、推廣普通話、制定和推行漢語拼音方案的三項任務;第二步實現拼音化。

  在使用繁體字的臺灣,簡化字曾是政治符號,甚至被貼上了“投共附匪”、“忘本賣國”等標簽。但鮮為人知的是,蔣介石歷史上曾兩次大力推動簡化漢字,時間上也早于中共推行的漢字簡化運動。一九三五年,蔣介石覺得漢字簡化是必行方向,責成時任教育部長的王世杰負責。在文字學家黎錦熙等不遺余力的幫助下,同年八月以教育部名義頒布了第一批 《簡體字表》。但這次漢字改革受到強烈阻撓和反對。

  國民黨退守臺灣后,蔣介石有意再度推動簡化漢字,此意圖與當時兼任“中央黨史編纂會”主任的羅家倫不謀而合。羅也向蔣立下軍令狀,由他來為簡化漢字游說和造勢。

  國民黨中央委員、學者胡秋原一方面利用“立法院”這個講臺,猛烈抨擊提倡漢字簡化的羅家倫等人,另一方面另辟陣地撰文,激起反對聲浪。結果,胡秋原的主張不僅得到臺灣文史界大部分人支持,甚至一些海外華人學者作家也聯合起來,共同在報刊上撰文批駁簡化漢字。蔣介石深感此事阻力甚大,便不再提簡化漢字了。蔣的文字簡化計劃再次夭折,而早前的簡化漢字方案在臺灣遂被長久擱置至今。

  今天,兩岸的漢字“繁簡之爭”已出現相互排斥、非我莫屬的對立,而越來越多有識之士認識到漢字是傳承中華文化的載體,也是漢字文化圈內各國人民的共同文化財產。他們主張互補漢字新天地,避免淪于新一輪意識形態的愛恨情仇之中。

  漢字與民族魂根基

  目前,日本文字改革的成功經驗和成就,已經成為兩岸漢字改革的一種參照系,也引起全球華人深刻的思考:為何大和民族可以成功改革漢字,推廣簡化漢字,也包容繁體漢字,而海峽兩岸為何不能走出意識形態“怪圈”,做不到繁簡“共存互補”,即大陸推廣使用“識繁書簡”而臺灣推廣使用“識簡書繁”呢?全球華人應牢記:漢字已深深根植于兩岸文化土壤中,它是民族之魂的偉大根基所在,不容怠慢和忽視。(毛峰)




閱讀:
錄入:湘里伢子

語網特別申明:各專欄專輯作者文責自負,對自己的作品享有完整版權,在語網的發布不影響其再版權,即作者還可另行投稿或出版。任何人均可在本站發布或轉載文章,但這并不意味著本站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來函聯系。

評論 】 【 推薦 】 【 打印
上一篇:日本《新常用漢字表》討論漸入佳境

下一篇:人民日報:政治化漢字“簡繁之異”有害無益
相關文章       漢字  繁簡之爭 
本文評論
  傻子過年看鄰居是不行的。 作者自己對那十二萬個漢字都認得全嗎?   (gsfonts ,2009-08-29 )
發表評論


點評:
 
字數(限500字,建議200字以內):
姓名: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有關法律法規
  •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站內查詢



 
最新文章